澳洲3分彩走势图官网未名新语 田佳田缘: 迎风逐梦 不负韶光;岁

编辑:凯恩/2018-12-13 21:58

  原标题:未名新语 田佳,田缘: 迎风逐梦 ,不负韶光;岁月如流,吟啸而行

  选择物竞,是我人生前十七年做过的最好的决定。——这是我在给主教练的贺卡上写过的一句话。

  可能对大部分人来说,高中最宝贵的经历在高三;但对我,相信也对绝大多数竞赛生而言,竞赛生涯才是最为难忘的。因此本文将主要讲述我的竞赛经历,也希望能给学弟学妹们带来一些启发。

  高一最初接触到竞赛时,我同很多同学一样,纠结于竞赛是否会影响高考课程,是否会导致两败俱伤。大佬们玩转竞赛碾压群雄的故事固然很多,竞赛上的失败者笑傲高考的例子也有不少,但我也听说过未能平衡竞赛与高考的同学最终铩羽而归。但那清北动辄降重本的优惠力度仍然让我心动,于是抱着多学点东西也没什么坏处的想法,我拉着妹妹田缘加入了浩浩荡荡的竞赛大军。

  起初我对物理并没有太大兴趣(当然,对另外四个学科也没有太大兴趣),只是觉得物竞既不需数竞和信竞那样的超高智商,也不需化竞和生竞那样的强大背功,应该是个比较好上手的学科(然而前三节课的微积分狠狠地打了我的脸)。刚开课时宽阔的阶梯教室里座无虚席,只有狂奔而去才能抢到靠近黑板的座位。这也造就了每节竞赛课前的环绕式音响3D大片:下课铃响起,走廊里一片噼里啪啦的大力开门声,一道道身影冲出教室,楼上楼下狂风骤雨般的脚步声惊心动魄……抢座位倒也成了那段时间的一大乐趣。那时还未分竞赛班,学竞赛学得并不爽,常常是做完高考作业晚自习也就结束了,只能回家后再消化竞赛。每天晚上我和妹妹一起做题讨论,相互补充,很多东西虽只是一知半解,但也好歹入了力学的门。

  之前说过,我对物理本无特别的兴趣。但正如我们的主教练李海龙老师所说,只要对这个学科没有排斥心理,兴趣都是可以培养的。一两个月后,当许多同学陆陆续续退出时,我却渐渐被物理迷住了。寥寥几条定律竟能推算出万物运行的轨迹,不同的初始条件带来千姿百态的运动……它们让我惊叹于物理的简洁与优美。逐渐增长的兴趣加上还算名列前茅的成绩,本来已决定了此后的竞赛道路,但偏偏在分竞赛班的那个寒假出现了波折。澳洲3分彩走势图官网

  进入竞赛班就意味着,在高三之前竞赛重于高考,竞赛的风险被成倍放大。女生不适合竞赛、能靠高考就别靠竞赛……这样的论调不时冒出来动摇我的决心。我也禁不住自问,我真的吃得了苦学得下去吗?进了竞赛班后还能维持这样的成绩吗?如果竞赛失败,仅凭高三一年就能弥补我与其他人在高考上的差距吗?妹妹的退出(她的高考课程很好,走博雅领军的可能性更大,因而退出)更是令我彷徨不已。而当时的班主任邹叔(邹凌云老师)一席话点醒了我:没有人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与其瞻前顾后,不如努力去追求最好的结果。想来我和妹妹各走自己的路也有好处,至少不会在残酷的竞赛中内部竞争相互伤害。

  于是进入竞赛班,大十班。物竞组也从起初的上百人减少到了13人,而且,只有我一个女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感受物竞小教室中“万黑丛中一点蓝”(冬季校服男女颜色不同)时我还是感觉到了孤独,男女生之间总会有一层隔膜。不过令我高兴的是,孤独感消融得比预想中快得多,我也逐渐在这群男生中找到了归属感,连性格也改变了不少。一般来说,男生可能不像女生那样能够长时间静下心来用功学习(咳咳~各位女生用好这个优势),但他们大大咧咧(姑且用这个可能不太恰当的词吧)的性子带来了更加积极阳光的心态,不会纠结于一些生活中的小事或是一两次考试成绩。这正是外表坚强内心敏感的我所需要学习的。

  竞赛班的时光,枯燥中有乐趣,艰辛中有欢笑。潦草的方程和公式挤满黑板,厚重的教材和题集堆满书桌,一切废纸皆可用于打草稿……也曾在晚自习时把猫抱进教室,在暑假(暑假?呵呵,暑假是什么)时挤在办公室里啃西瓜,外人看来昏天黑地的日子我们倒觉得乐在其中。学竞赛的客观条件也比以前好了很多,高考作业量被严格限制,保证每天在竞赛上花费足够的时间;也有了不熄灯不锁门的教室,随时可以去上自习(于是以我妹妹为首的外班同学时不时来蹭我们教室);甚至还有家长送来的塞满各种水果的冰箱。竞赛课进度比分班前快了不少,而我并不是个聪明的学生,常常一节课听下来一脸懵逼,只好咬着牙一遍遍读教材做例题。最多的一次,我把那一节翻来覆去读了六遍。当时并没有觉得辛苦,只是着急而已,恨自己不能一口将所有知识吞下。但有趣的是,尽管吸收新知识的速度很慢,最后我总能掌握得比大部分同学更好。正所谓勤能补拙,有时拙并不是件坏事,反而能逼迫自己多学多练,打下更坚实的基础。真的,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能有多大。我从没想过我可以三天学完整本高考电学,可以自行摸索搞定微分方程自学线性代数,可以在紧张的考场上手算暴解八元方程。记得高二时的那次省赛(当年巨难),考完理论大家只觉万念俱灰,似对不起牺牲的睡眠和假期。成绩出来后却是创记录地七人进实验,几乎零实验基础的我们恶补一周后竟有四人闯进省一。原来以为很可怕的事情,真正去做了才发现一点也不可怕;原来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努力之后才知道它们都在踮脚可及之处。

  尽管早已心心念念,但在新高三那个暑假之前,北大对我仍是一个遥远的词语。得知获得优生营名额时我竟没有太多的兴奋,而是懵懂和错愕:什么?我离北大已经这么近了么?一时恍若梦中。但淡淡的担忧也随之从心底浮起,正是备战竞赛最紧张的时候,想到要在各种活动上花费一周的时间未免让我有些慌乱。不过我身边的人都很给力,李老师为我推荐了可以带到北京去刷的题集,要好的同学也时不时把我想要的资料拍照发给我,让我感觉心定了不少。

  北大的一个星期也可以算是繁忙备考中的refreshment。阳光漫照,荷花舒展,优美的校园环境让我心醉;图书成行,灯火长明,良好的学习氛围让我向往;字字珠玑,出口成章,博学的讲座教授让我崇拜……也记得众人一同吐槽那“最后时刻全都涂了C”的学习能力测评,一同讨论剧本排练话剧然后笑场,一同在未名湖畔漫步放歌抢石舫聊八卦,不知不觉间似乎真的成了北大的一员。还有那位在食堂争分夺秒刷题的物竞同行,令我自叹惭愧: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勤奋了,可事实上总有比我勤奋得多的人。

  后来如愿进入省队,却在金秋营和国赛中均无降分收获,回归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又仅排一百五十多名,高一时关于竞赛失败的担忧就这样摆在了眼前。但我想了很久,我觉得不应该有失败这个说法,只有那些打着竞赛的幌子逃避高考课程的人才叫失败,因为他们一无所获。而真正的竞赛生,哪怕没有得到降分优惠,也是收获满满。我们的考纲长假期短,所以学到的知识比别人更多;我们的课程更接近大学生,所以学习方法更加自主高效;我们的试题脑洞大方法妙,所以思维被更多地开发;我们参与的竞争更早更残酷,所以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更强大……我并不是说竞赛生比高考生强,只是竞赛真的教给了我们太多太多。哪怕是在最青黄不接的那两个月里,我也从未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后来的北大生科营里,我笔试虽炸却仍幸运地踩线分,说少不少,说多不多,总算是得到了物质上的回报。但我不能也不敢松懈,疯狂补课后的考试成绩总是上下浮动,从一百五十名进到前十然后又掉到八十几名。这样的成绩,并不能保证我考上北大。折一只黄色千纸鹤(北大优生营班主任的营服是黄色的),在翅膀上写下PKU,郑重地放进许愿瓶里,我又埋首于教材和题海。一次次郁闷气馁又一次次振作自励,学竞赛时的那份冲劲此时又爆发出来,再加上老师的指导和同学的帮助,最后几次月考成绩终于稳定在了前二十名。最终,如愿以偿,梦圆北大。

  告别中学时代一个多月后再回首,首先浮现在我眼前的其实已不再是那些跌宕起伏的经历,而是一幕幕细碎零散却刻骨铭心的画面。在八中度过了六年时光,我想,我会记得每个早晨的天空如何渐渐转明,每个黄昏的余晖如何徐徐收敛,每个春天的微风如何把黄桷花吹散,每个秋天的阳光如何把三角梅斟满,也会记得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天空中甩下的每一个闪电和惊雷,以及教室里爆发出的每一声欢呼和吼喊。我相信,所有这些亲切的画面,都可以在未来四年的燕园里找回。也祝愿,每个人的努力都不会被岁月辜负,每个眼有未名水、胸有黄河月的少年都终能圆梦。

  田佳、田缘这对双胞胎姐妹双双考取北大,进入理想的院系就读,的确让人佩服。不太相同于姐姐的竞赛经历,田缘对于高中的回忆也更多与学校生活息息相关。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走近田缘的美好高中生涯吧!

  我有一个习惯,隔些日子就会把这段时间学校发生的零碎趣事写在电脑里,现在回顾,乐趣无穷。不过,当我开始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发现最值得回忆的东西,大多没有记录在电脑里。那些记忆不是碎片,是线,贯穿起我的三年,即使没有记录我也可以清晰地记得。我思考了很久,最终决定把这些记忆大致分成三部分,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想这跟班级氛围有很大关系吧。当时就因为状元分到了我们班,所以班上每个人都相信我们班是最好的,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带着满满的自豪感并跃跃欲试地要一展风采。整个高一我们不仅学习成绩骄人,而且在各种活动中也拿一等奖拿到手软,以至于偶尔拿了二等奖往墙上贴奖状的时候同学们都会说“哎呀贴啥子嘛,莫贴莫贴”。自然而然,我也不愿意当个书呆子,便努力让自己融入这种充满活力的氛围。

  班上主要是组织学习小组,搞点由同学讲课的小型课堂,还有啦啦操比赛、合唱比赛、艺术节汇演,这些活动在高一是非常多的。我还参加了青年志愿者协会,经常在学校承办一些大型活动的时候穿着红背心去当门童、端茶的和跑腿的,还有打扫图书馆,卖报纸,去敬老院,照顾残障儿童。

  校外的各类交流和赛事,我基本上是尽量都参加。有时候感觉上好像是没有时间,但实际上只要决定去做,就总能挤出时间的。对我来讲最记忆深刻的一次活动是高一暑假的HSYLC(哈佛中美学生领袖峰会),非常有趣,跟着哈佛学生学习大学课程,探讨research project,为fashion show 设计时装,十二个学院竞争House Cup(记得有一次拔河比赛时某个学院的人披着院旗到我们学院跑了一圈来示威,于是当天晚上我们学院的两位leader设计好宣战词带着我们踏着正步摇着拨浪鼓去该学院的教室砸场子)……最重要的是接触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同龄人。当我还在为完全听懂英语讲课而努力时,有些同学已经可以自如地运用术语来和哈佛学生交流;当我笨拙地开始第一次撰写开题报告时,有些同学已经发出了精心设计的调查问卷;当我还对着一堆做服装的材料发呆时,有的同学已经想出了十个能使我们学院的展示超然脱俗的点子……看到自己和他们的差距,既是一种刺激,也是全新的挑战。只有看到这么多比我优秀的同龄人,我才会加倍努力地让自己去触摸那样的高度。

  我真心建议各位学弟学妹高一时多参加一些活动,包括班级的、社团的、校外的。这里一点忠告:不要怕失败。我身边很多同学会觉得,“我口语不太好,会出丑吧,就不报名了吧”,“我作文不咋地,肯定选不上”,不要抱这种想法。失败了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别人没有那么在意你表现怎么样,他们不会笑你的。如果失败了,你没有什么损失,那些你以为浪费了的时间和精力其实都是宝贵的经验;如果成功了,不就赚了吗?有时候这些比赛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万一今年跟你同一组做英语演讲的同学口语都不太好呢(对,我在希望之星比赛初赛中就被分到了这样一组),万一今年的作文题很对你的胃口呢(对,我在创新作文大赛遇到了一个我初中时写过的作文题)?这听上去有点撞大运,但如果你不去试试你就连撞大运的资格也没有。好吧,那我们不讨论运气,但也请你相信,你,可以比你想象的更优秀。

  高二暑假的女子数学奥赛在我们学校举行,学校得到的名额比竞赛班数学竞赛的女生数多了一个,因此我和另一位同学徐玥成了候选人。抱着“试试看吧万一成功了就赚了要是失败了也算是多学了点东西”的心态,我和徐玥开始每周三次去高一竞赛班旁听。

  我一直以来的定位都是争取博雅领军,需要保证成绩稳定在前几名,所以不能像真正的竞赛生那样花大把时间在竞赛上。每次上竞赛课都意味着会缺几节高考课,于是我们两个总是在和各科老师约什么时候补课,不过班主任鄢哥哥贴心地把我们班的课表微调了一下好让我们不错过最重要的数学和物理课。太爱各位老师了!晚自习我们在各个办公室出没找老师补课,没有一位老师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讲课的细致程度让我觉得好像是VIP一对二教学。Emma会讲完课堂语法内容再重点评点一下我俩的错题并顺便拿出上次写的作文来单独评讲,肖姐姐一张一张地给我们讲解生物PPT并在我们提出问题时(即使是高考不考的课外知识)认真地查阅大学教材和竞赛教程,哥哥经常把上课用的化学实验器材留着让我们自己动手做一遍。补完课往往晚自习就差不多过去了,作业还得第二天再赶,不过归功于可爱的老师们我的成绩一直比较稳定。

  对我来说学竞赛最大的挑战其实不是时间和精力上的负荷,而是心理上的压力。我习惯了上课一听就懂、题目一做就会,但竞赛却把我虐得体无完肤,一两个小时只做出半道题是常态。上了一段时间的课后我们第一次跟着高二竞赛班听外面请来的老师讲课,毕竟落后一年,一天下来完全像听天书一样,请教高二的同学,他们开口就是“这用了某某定理”,然后看着我懵逼的神情开始给我科普某某定理是什么,最后我还是没听懂,绝望地想着为什么这些超出了我接受范围的东西在他们看来都是显然的。那天我感受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挫败感,甚至有种想马上冲进办公室告诉老师我放弃的冲动。

  我当然没有这么做。吃了一顿热腾腾的晚饭之后我冷静下来,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试试”。我知道如果此刻认输,第二年女奥和联赛来临却白白失去应战机会时我一定会后悔,而那对我来讲更加难以忍受。于是第二天我依旧走进竞赛教室,调整战术,重点收集基础知识和常用定理,调整心态,看淡天书,不要求自己什么都听懂。或许是少了一分浮躁,第三天第四天我竟渐渐能听懂一些题了。

  一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暑假了。我还是比徐玥略逊一筹,于是最后决定是她参加女奥,我参加西部数学邀请赛,两人都要参加数学联赛。西部赛在八月,然而我七月底和八月初基本安排满了,北大夏令营、清华夏令营、创新作文决赛,一个接着一个,为此我在北京待了差不多一个月,竞赛题也是好久没碰。回重庆后复习没多久就启程去南充参赛,当时其实没抱多少希望,但最后发挥竟比我预期的好许多,拿了个二等奖。这对竞赛大牛们当然不算什么,但对我就称得上惊喜了。与此同时徐玥在女奥也获得了二等奖。

  初尝甜头让我们两人信心大增,雄心勃勃地打算冲联赛一等奖。鄢哥哥十分支持我们,允许我们停了高考课去跟着竞赛班复习。大概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和领先我们差不多一年的数竞同学一起考试、自习、考试、自习,我的分数波动,时而垫底时而又能考出让自己惊讶的高分(总的来说前者更多)。我算了一下,如果一试和二试都发挥到自己的最佳水平的话是拿得到一等奖的,这让我更加满怀希望,尽管在各次测试中一试二试同时高分的美好情况并没有在我身上发生过。

  我并不想写一个竞赛渣奋战三十天成功逆袭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故事,因为这确实不是真的。本来以为二试至少能做对一道半,现实却是居然一道都没做出来。(后来我听说平面几何题很简单,欲哭无泪)考试结束放下笔的瞬间我就知道没戏了,内心极度崩溃,心想会不会三等奖都拿不到。(不过结果出来是二等奖)

  你以为这就是我竞赛之旅的悲剧结尾了?不,还没完。联赛结束的当天晚上我怀着极度崩溃的心情回到教室,正逢数学周测,提笔展卷,然后,我的内心是这样的:我的天我有一个月没做过这么简单的数学题了~这个转折就很快了,我顿时心情大好,整个人感觉飘飘欲仙……

  所以,没有什么知识是白学的,没有什么努力是白费的。也许你的努力没有换来你想要的回报,但它总会在另一个地方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的高三远没有很多同学那样波澜起伏,反倒有点平平淡淡。也许是因为高一基础打得好,高二思维有提高,我甚至都没有经过停课结束后常有的成绩大幅起落就直接进入了状态,大考基本保持在年级前五。高一高二考试中困扰我已久的低级错误也不知怎的渐渐消失了。偶尔考得不好,我也淡定应对,不像高一考砸时那样伤心欲绝。

  我不会说我没有努力,我晚上总是在教室学到熄灯才回家,休息日也去学校,寒假做两个班的作业(自己班的和竞赛班的,我姐手上现成的卷子给我复印,不要白不要呢)。我也不会说我毫无压力,我的身体确实有一些压力大的反应,包括看到食堂油多盐多的菜就反胃以及免疫力下降(经常感冒、喉咙发炎、舌头发炎)。但奇怪的是我的压力似乎是只有生理上的反应而没有心理上的反应,整个高三我自我感觉都不错,甚至喉咙连续痛半个月也没有让我慌张。或许这与我中考时的经历有关吧,我中考第一天不幸起了荨麻疹,上午考试奇痒,下午考完后直奔医院,当晚在家休息,班主任伟姐给我妈妈发来一条消息说:“告诉妹妹不要紧张哈,实力在,什么都不怕。”高三时不时来慰问我们的北大清华招生组的老师也曾说:“高考前生病、失眠、没胃口,没有关系,以你们的水平,这些都不会影响你们的发挥!”我想大概是我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所以不会让身体上的不适影响我积极的心态吧。回想起来,我也在不自觉地调节自己,下了晚自习常常去操场上跑两圈,周末上自习上累了就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在校园里散步聊天。每天最开心的大概就是语文课前和其他两位语文课代表一起去给汪汪老师“接驾”,别人都说我们负责,其实我们只是觉得汪汪那里很好玩,汪汪是个乐天派,开玩笑讲段子调侃人都带感。

  高三还有一个重要部分,自招。有意参加自主招生的同学们常常在一起参加自招培训。自招课设在外文阅览室,里面有很多英文原版的书,于是下课的时候我们就会抓紧时间捞本书来看并美其名曰在学英语,最受欢迎的是The Hobbit,甚至有一位把整本看完了。下课再不务正业,上课的内容还是不简单,这个时候学过竞赛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自招数学的内容我基本可以无障碍理解。至于物理嘛,这个时候有个学物竞的姐姐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我们两人可以说是非常互补了,我帮她数学,她帮我物理。她在北京准备优生营、金秋营和生科营的时候,我总会在晚自习收到她的短信让我放学回家看QQ,这时我就知道一大波数学问题正在袭来。而我常常在自招晚自习下课铃声响起的一瞬间抓起物理资料直奔她的教室,身后几个我班同学大叫“问到了记得给我们讲”。

  后来就是获得了博雅优秀认定,波澜不惊地迎来了高考。还是一种迷之自信让我在被语文选择题和作文考得一愣一愣的时候依然无比淡定无比乐观。考完的晚上四个实验班一起出去吃火锅,整个火锅店大笑和起哄连连,我和几个好朋友组团去找老师挨个敬酒,哥哥拉着我们语重心长地谈人生,很多人表白然而好像并没有几个成功。这个时候我才真切地感到,我的高中征程,真的要到终点了。

  高考结束第二天就奔赴北京参加博雅计划面试,因为优秀认定至少能拿到30分降分,所以我知道我北大是稳了,这一次来北大的感觉自然就跟去年暑期课堂不太一样。暑期课堂时我还只是个visitor,走在燕园里满是新鲜,而这次,我感到一种归属感。我在校园里漫步,欣赏未名湖的黑天鹅,浏览百讲前的讲座宣传,静听理教楼里纸笔摩擦和键盘敲打的沙沙声。我知道,这将是我的大学,我的四年时光。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我的高中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苏轼写过: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如果说高中注定是走过风雨,那么我希望我走得还算潇洒。